当前位置:生肖网 > 历史风云 > 正文

赵挺之

时间:2017-08-10   阅读:

赵挺之是我国谷底北宋大臣,字正夫,密州诸城(今属山东)人。元祐初,召试馆职,为秘阁校理,迁监察御史。崇宁元年(1102),由吏部尚书拜右丞,进左丞、中书门下侍郎。五年(1106),进拜尚书右仆射(《宋宰辅编年录》卷一一)。既相,与蔡京争权,屡陈蔡京奸恶。大观元年(1107),蔡京再相,赵挺之罢相,授佑神观使(同上书卷一二)。未几,卒,年六十八,赠司徒,谥曰清宪。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赵挺之吗?

赵挺之简介——我国古代北宋大臣

赵挺之简介——我国古代北宋大臣

赵挺之人物简介

北宋大臣,字正夫,密州诸城(今属山东)人。熙宁三年(1070)进士(《石林燕语》卷三),为登、棣二州教授,通判德州。元祐初,召试馆职,为秘阁校理,迁监察御史。

赵挺之(1040—1107)北宋大臣。字正夫,密州诸城(今属山东)人。熙宁三年(1070)进士(《石林燕语》卷三),为登、棣二州教授,通判德州。

元祐初,召试馆职,为秘阁校理,迁监察御史。

元祐四年(1089),坐不论蔡确,出通判徐州,移知楚州。入为国子司业,历太常少卿,权吏部侍郎,除中书舍人、给事中。徽宗即位,为礼部侍郎,拜御史中丞。力主绍述之说,排击元祐诸臣不遗余力。

崇宁元年(1102),由吏部尚书拜右丞,进左丞、中书门下侍郎。

五年(1106),进拜尚书右仆射(《宋宰辅编年录》卷一一)。既相,与蔡京争权,屡陈蔡京奸恶。

大观元年(1107),蔡京再相,赵挺之罢相,授佑神观使(同上书卷一二)。未几,卒,年六十八,赠司徒,谥曰清宪。

《全宋诗》卷八七五录其诗三首。《全宋文》卷二一〇七收其文十七篇。事迹见《东都事略》卷一〇二、《宋史》卷三五一本传。

赵挺之季子为赵明诚,明诚妻即李清照。


赵挺之是小人么,赵挺之宋史记载

赵挺之,字正夫,密州诸城人。进士上第。熙宁建学,选教授登、棣二州,通判德州。哲宗即位,赐士卒缗钱,郡守贪耄不时给,卒怒噪,持白梃突入府。守趋避,左右尽走。挺之坐堂上,呼问状,立发库钱,而治其为首者,众即定。魏境河屡决,议者欲徙宗城县。转运使檄挺之往视,挺之云:“县距高原千岁矣,水未尝犯。今所迁不如旧,必为民害。”使者卒徙之,财二年,河果坏新城,漂居民略尽。

召试馆职,为秘阁校理,迁监察御史。初,挺之在德州,希意行市易法。黄庭坚监德安镇,谓镇小民贫,不堪诛求。及召试,苏轼曰:“挺之聚敛小人,学行无取,岂堪此选。”至是,劾奏轼草麻有云“民亦劳止”,以为诽谤先帝。既而坐不论蔡确,通判徐州,俄知楚州。

入为国子司业,历太常少卿,权吏部侍郎,除中书舍人、给事中。使辽,辽主尝有疾,不亲宴,使近臣即馆享客。比岁享乃在客省,与诸国等,挺之始争正其礼。

徽宗立,为礼部侍郎。哲宗祔庙,议迁宣祖,挺之言:“上于哲宗兄弟,同一世;宣祖未当迁。”从之。拜御史中丞,为钦圣后陵仪仗使。曾布以使事联职,知禁中密指,谕使建议绍述,于是挺之排击元祐诸人不遗力。由吏部尚书拜右丞,进左丞、中书门下侍郎。时蔡京独相,帝谋置右辅,京力荐挺之,遂拜尚书右仆射。

既相,与京争雄,屡陈其奸恶,且请去位避之。以观文殿大学士、中太一宫使留京师。乞归青州,将入辞,会彗星见,帝默思咎徵,尽除京诸蠹法,罢京,召见挺之曰:“京所为,一如卿言。”加挺之特进,仍为右仆射。京在崇宁初,首兴边事,用兵连年不息。帝临朝,语大臣曰:“朝廷不可与四夷生隙,隙一开,祸拿不解,兵民肝脑涂地,岂人主爱民恤物意哉!”挺之退谓同列曰:“上志在息兵,吾曹所宜将顺。”已而京复相,挺之仍以大学士使佑神观。未几卒,年六十八。赠司徒,谥曰清宪。(风水)


苏轼骂赵挺之诗句有哪些

苏轼简介

苏轼(1037年1月8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,又字和仲,号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[1-3]  。汉族,北宋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河北栾城,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。

嘉祐二年(1057年),苏轼进士及第。宋神宗时曾在凤翔、杭州、密州、徐州、湖州等地任职。元丰三年(1080年),因“乌台诗案”受诬陷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。宋哲宗即位后,曾任翰林学士、侍读学士、礼部尚书等职,并出知杭州、颍州、扬州、定州等地,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、儋州。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,途中于常州病逝。宋高宗时追赠太师,谥号“文忠”。

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,并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。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其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称“苏辛”;其散文著述宏富,豪放自如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苏轼亦善书,为“宋四家”之一;工于画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有《东坡七集》、《东坡易传》、《东坡乐府》等传世。

苏轼对赵挺之的为人极为反感,说他是“聚敛小人”,学问道德都不足取,这样的人怎么堪当国家重任?或许是因为苏轼的原因,陈师道也一向讨厌赵挺之。公元1100年冬,久黜的陈师道被召回京城,被任命为秘书省正字。这一年,天降大雪,冷得出奇。他要到京郊参加祭祀而家里却无力置备棉衣,他的妻子便向妹夫赵挺之借来了毛皮大衣。得知毛皮大衣是赵挺之的,陈师道两眼圆睁,愤愤地说,“你真是妇人之见!你可知他的钱不干净?我陈师道就是冻死,也不要他刮地皮刮来的棉袄。”说完,他把毛皮大衣一扔,冒雪出了门。天气太冷了。陈师道只穿一套单衣,郊祭回来就冻病了,从此一病不起。第二年春天,陈师道因风寒发作去世。他死后,家里连下葬的棺材也买不起,是他的朋友邹浩出钱买的棺材。这件事,见于《宋史》。《宋史》在选录人物时要求很严格,算得上“优中选优”,而陈师道能够有幸被“选中”,说明他有不一般的地位。


上一篇:曾布

下一篇:何执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