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生肖网 > 历史风云 > 正文

曾布

时间:2017-08-10   阅读:

曾布是我国北宋中期的宰相,字子宣,江西南丰人,曾易占之子,曾巩异母弟,曾任北宋右相。曾布13岁时丧父,从学于兄曾巩。嘉祐二年(1057)登进士,初任宣州司户参军、怀仁县令。且曾巩进士同年苏轼、苏辙赠诗称:“儒术远追齐稷下,文词近比汉京西”,非虚言也。而在立宋徽宗时,曾布作为新党温和派之领袖,附和向太后,排斥章敦,升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。后因引用亲戚,为蔡京所攻击。罢相后,屡遭贬责,大观元年卒於润州,年七十二。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曾布吗?

曾布简介——我国北宋中期的宰相

曾布简介——我国北宋中期的宰相

曾布人物简介

曾布(1036年11月3日—1107年8月21日),字子宣,太常博士曾易占之子,中书舍人曾巩之弟,北宋中期宰相,王安石变法的重要支持者,在北宋王安石变法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,王安石变法期间曾同时担任集贤校理、判司农寺、检正中书五房、起居注、知制诰、翰林学士、三司使等职。

十三岁时,父亲曾易占去世,跟随兄长曾巩学习 ,得到了王安石和韩维的推荐,曾布得以上书言政,得到了宋神宗的重视并被重用,在熙宁年间王安石变法的关键时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后来在市易法的争论中,曾布被认为阻挠了新法而贬谪出外,在饶、潭、广、桂、秦、陈、蔡等地奔波为官。

宋神宗驾崩后,高太后垂帘,旧党执政,曾布又因坚持不变役法而未进入政治中心,直至宋哲宗亲政后才得到重用,重新开展变法事业,被任命为枢密使,但又与同为新党的章惇爆发矛盾。端王赵佶继位后,章惇因反对被贬谪,曾布被徽宗任命为右仆射,并排挤掉了作为左仆射的韩忠彦,又和新任左仆射蔡京爆发矛盾,被一再贬谪,最终死于润州,终年七十二岁。死后追赠观文殿大学士,谥号文肃。

曾布虽然不乏才干,但在宋史中却被列入《奸臣传》,政治生命被卷入北宋后期白热化的党争,政治立场较为中立,在哲、徽二帝时期的斗争中扮演重要角色。


曾布妻子魏夫人简介

魏夫人,丈夫曾布参与王安石变法,后知枢密院事,为右仆射,魏氏以此封鲁国夫人。弟魏泰,著有《临汉隐居诗话》、《东轩笔录》。她的词多写离情别绪,如〔好事近〕:"不堪西望去程赊,离肠万回结";〔菩萨蛮〕:"何处是离愁,长安明月楼。"这大约与曾布在吕惠卿、章惇、蔡京先后当政时多次贬谪在外有关。目睹身受,因此她笔下的离愁别恨表现得颇为深沉真切。如〔阮郎归〕从"夕阳楼外落花飞"写到"孤烟卷翠微",以春归日暮反托出"归来未有期"的怅惘,又结以"桐阴月影移",着意渲染"断魂不忍下危梯"的凄惋。这是在一般融情入景之外,再从内心抒发上更进一层。魏夫人的词不仅表现一己的幽愁暗恨,也还有"荷花娇欲语,笑入鸳鸯浦"〔菩萨蛮〕这类轻快活泼的篇章,能够生动地描绘出采菱女子的劳动与爱情生活。

魏夫人的文学创作在宋代颇负盛名,朱熹甚至将她与李清照并提(《词综》卷二十五),亦在《朱子语类》卷一四零中云:“本朝妇人能文,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”,曾著有《魏夫人集》。现存作品仅有诗1首,咏项羽、虞姬事,题作《虞美人草行》(《诗话总龟》卷二十一);词10余首,周泳先辑为《鲁国夫人词》。

魏夫人的故事

襄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,在历史的长河中,它风采乍现。说到风采,它离不开风云人物留下的纤纤妙影,诸葛亮,庞统从那里走过,孟浩然,皮日休等飘然而至,数不胜数。如果一个地方物华天宝,不只会滋润男人,也一样会滋润女人,北宋著名的女词人魏玩应该算是其中的一个罢。

因为夫家的关系,被人称作魏夫人。其实她同样也出身于书香世家,聪慧好学,能诗善词,还有一个颇有词名的弟弟,在当时襄阳城,应属名门闺秀。只是在写下这个名字时,不禁思索着,一个好好的女子,不知道怎么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,读起来觉得拗心,似乎有点辱没了这个女才子的清俊与峭拔。

年方十八的魏玩,嫁给了大诗人曾巩的弟弟曾布,也算是诗礼人家,门当户对。这样的婚姻,可算是名门佳话。比起另一个同期的美才女朱淑真来说,魏玩可以说是走了天运了,只是日后的漫长岁月,让魏玩品尽了思念的痛苦与背叛的神伤。

曾布诗文都写得很好,当然不能与曾巩相比,增布和魏玩开始时也曾相互酬答,恩爱有佳,彼此欣赏,怜惜,也曾携手于家乡的河边陌间。只是曾布一心仕途,新婚不久就离开了娇妻,一脚踏进了“不归路”,对于魏玩来说,就是如此。曾布擅长屈膝逢迎,在官场上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可惜的是魏玩有妻荣之名,没有之实,因为曾布喜欢的是做官,不是才女魏玩,夫贵的光鲜,带给魏玩的是无尽的痛苦。

魏玩把这些痛苦化作了优美诗词,就像那寺庙里的杏花,娇艳无比,带着露珠,苦苦争春,只是一堵围墙遮住了她所有的欲望,欲罢不能,又身不由己,闷闷不乐,只能偶尔从墙头探出渴望的眼睛,看看世间的繁华,过尽千帆之后,更多是惆怅,是无奈,是悲叹,魏玩就是那一朵伸出墙头的杏花。一生夫妻二人聚少离多,幽怨苦闷一生,坚守着,坚持着,也宣泄着,酿造了又一曲才女的悲歌!只是得了一个空头衔——鲁国夫人。

当初俩人一处时,情意浓浓,共步于花前,曾布也曾为魏玩折花,执手相送,只是离别的脚步快得让人难以相信,魏玩转而就是,这满腔的情意向谁去诉说呢?怎么可以白白的辜负我的深情呢?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泪湿海棠花呢?魏玩把这种强烈的不满流露于字里行间,是对曾布的质问?也是对封建礼教的质疑。一个博学多才,单居在家的多情女子,再遵守礼法,那种心底深处对爱情的渴望是泯灭不了的,一阵风吹过,都会激起心理情感的涟漪,忍与忍而不止,这就是一个才女兼守女的悲哀!

斜阳微红,看见的鸳鸯戏水,蝶儿双飞,对面人家的炊烟袅袅,夫妻绿杨堤上的共话桑麻,魏玩都会想到自己,柳絮都已经飘飞了三年,那个在外的人却不思家门。一代才女,只好日日与诗书为伴,看多了书中的儿女情长,你情我愿,人面桃花,魏玩的情思怎么能够不动,无以为托,只好化作涓涓的文字,伴随着自家门前的溪水流过自己的心间,只盼望那个当年的良人,能够记起家中等候的女人。

展开信笺,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,回忆起刚结连理时的琴瑟之和,一声呜咽,似乎窗外的莺儿都在为自己叹息,忍不住责怪那个人误了自己的终生,可是当日共吟《凉州曲》的美好光景怎么能够忘记呢?也许有一天,那个人会忆起曾经的一切,自己的一番苦熬就不是白费了。只是不知道那个人,身边是不是已经新人欢笑了,想起来让人回肠百折。

因为词名,或是因为坚守,也或是因为曾布的关系,魏玩被封为“鲁国夫人”,是褒扬,也是枷锁,完全禁锢了魏玩,可是她的心是圈不住的,句句呼唤,字字含情,声声有泪,成就了她才女的美名,也守住了自己的美!

曾布后来把魏玩接到了京城,本来可以夫妻唱和,珠联璧合,可是曾布却看上了年轻貌美的魏玩的学生——另一个美才女。此时也许魏玩会痛恨自己的才学,是对魏玩的侮辱。虽然没有休书一封打发了魏玩,但是这种情感的背叛对于坚守日久的魏玩来说,比什么伤害都大,可是她没能迈出自己的心坎,像李清照一样休了曾布,魏玩毕竟是魏玩,“鲁国夫人”不是白封的。曾布堂堂当朝宰相呵,胳膊拧不过大腿,何况女人一般是做不了心爱男人的挡脚石的,除非悲哀到心死,魏玩不会,即使曾布三妻四妾,魏玩可能也只有暗自垂泪的份。

无法排解心中烦闷与抑郁、伤感与哀怨的魏玩,想起了一个人,就是另一个不幸的美才女——朱淑真,她比魏玩更不幸,所嫁非人。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错嫁郎君。婚姻,是女人的第二次少女时代,而朱淑真却像一朵娇艳的玫瑰永远的凋谢了,无数后来的读书人无不为她叹息不已。这样两个命运相类似的人,很容易找到彼此相惜。于是两个人经常在魏玩的家里,品诗论词,写诗作赋,都在诗词中找到了自己,找到了抒发人生不幸的交接点。

魏玩一生词作不少,留存不多,被后人收在《鲁国夫人词》里。大多是以慰寂寞,或是写给自己思念的人——曾布的,只可惜曾布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,至少不能对魏玩如此。曾布一生在官场厮混,也混得像模像样,但是他没有想过要与妻子厮守一处,狠狠地伤了一个多情女人的心。魏玩才会在明月的照耀下,一个人对月浅酌,看着池塘边的垂柳,暗暗细数时光的流转,心中余恨年年存在,感慨此情成空。可以想象,当时一个等同于被抛弃的女人的是何等的心境,不像现在,一个电话,一个短信,这么便捷,那个时候,一封家书,也要走上个十天半月,如果不是一心牵挂的人,曾布会舍得花那些时间写信吗?

大学问家朱熹说,“本朝能词妇人,惟有魏夫人、李清照二人而已”,李清照,其实是一个赛过男人的奇女子。魏玩只是一个蕙质兰心、心思细密、柔情万种的小女子,一个想要得到丈夫垂爱的女人,对于丈夫的行为她不会去管的。曾布那些在官场上的糗事,魏玩没有问过,甚至自己的学生张氏和曾布的事情,可能还是在她的暗许之下的。魏玩这个苦情的女子,作为一个严守封建礼教的知识女性,维护夫君,帮助夫君,是很难对夫君的行为提出抗议的。她只有赏尽京华的美景,看尽京华的轻歌曼舞,在凄凄漠漠,哀哀怨怨,寻寻觅觅,涂涂写写中,走完一生,其中应该也不乏欢乐吧!

我想,这样的女人,会为自己找到快乐的理由的。!(风水)


曾布 神宗,曾布人物履历

仁宗嘉祐二年(一○五七)与兄同登进士第,调宣州司户参军,怀仁令。神宗熙宁初,以集贤校理修起居注,棹知制诰、翰林学士兼三司使。以忤王安石出知饶、潭、广三州。

元丰中历知桂、秦、陈、蔡、庆诸州。末年复翰林学士。哲宗元佑初,出知太原、真定、河阳、青、瀛等州府。绍圣初召为翰林学士承旨,知枢密院。徽宗立,以右仆射独当国。崇宁元年(一一○二)受蔡京所挤,罢为观文殿大学士知润州,累贬廉州司户。后徙舒州,提举崇福宫。

熙宁二年(1069),经王安石推荐,受到宋神宗赏识,主管新法的推行工作,与吕惠卿共同制订免役、保甲等法,卓有成效,升任三司使。后渐与激进派产生分歧。熙宁七年,守旧派以皇太后及诸王为首,掀起反变法高潮,宋神宗动摇。

曾布因与激进派意见不合,主张妥协并打击主管市易法,造成恶劣后果的吕嘉问等人,引起新法派内部的分裂,遂出知饶州(今江西波阳)。绍圣元年(1094),宋哲宗亲政,经宰相章敦引荐,任同知枢密院事,力赞章敦“绍述”之说,与章敦一起主持对西夏的开边活动。但在开边、恢复新法和打击元佑党人的活动中,他意见比较温和,常与章敦、蔡卞等人持有异议,并阻挠吕惠卿回朝任职。

在立宋徽宗时,曾布作为新党温和派之领袖,附和向太后,排斥章敦,升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。后因引用亲戚,为蔡京所攻击。罢相后,屡遭贬责,大观元年卒於润州,年七十二。谥文肃。《宋史》卷四七一入《奸臣传》。


上一篇:韩忠彦

下一篇:赵挺之